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9

書展o靚模落幕,回看網誌聲音

書展早已落幕,有關 o靚模的討論已成回憶,周末的焦點落在動漫節。在討論動漫之前,先來整理 o靚模的不同意見。(網誌幾乎一面倒認為問題不大) o靚模入侵書展的反思 話說回來,我們能夠看見香港任何一間大學附近有一條書店街嗎?甚至寬鬆點問,我城能夠看見一條像樣的書店街嗎?當連印喜帖的利東街都被剷走的時候, 我們就 發覺昂貴的土地是不容你進行集體有關文字的工作。有的讀者可能會想起西洋菜街,但書店都因為租貴搬到樓上去,你無法輕易尋訪。故此我們無須奇怪,為什麼有 些人甘願像牛郎織女一樣,一年一度交入場費,才能在肩摩轂擊的人潮中花盡力氣翻書; 徹底摸索o靚模 趕o靚模出書展,是一種道德壓倒法律的行為,有點民粹色彩了。如果我們社會的道德底線有變,變得比從前更嚴格,不是不能改,但應循修訂法例方向做。拿石頭掟死o靚模,本身也是一種罪孽啊。... ... 希望書展變得更有內涵,出發點沒有錯,但要達到這個目的,卻沒有理由用o靚模做公敵。書展怎樣變得更有內涵,更有文化氣息,得看我們香港何時才更有內涵和有文化——咳咳,可能是起好西九文化區之後吧。 「o靚模」贏了 透 過這次「o靚模」事件,每間學校的老師都有責任跟學生認真地討論性和道德、性和商業、性和金錢的問題及關係;待建立了正確的人生價值,面對所謂「o靚 模」,就不用大驚小怪、手足無措了。要是學校老師們對這件事繼續閃閃縮縮,避而不談,以後去做援交和o靚模的少女,只會愈來愈多,因為校長和老師都逃避了 自己的責任。敵不過一群「o靚模」,從事教育的人不臉紅嗎? 「o靚模」熱 香港從來都係文化沙漠,有冇「o靚模」都一樣。香港書展,齊齊賺錢,人流多,金錢流多,你好我好大家好,文化工作者搭單賣多幾本書,賺多兩個錢,利人利己,有咩唔好?明星名人出書,又有幾多真係句句精警,字字文化?新晉作家,又難道沒有商業化賣錢搶市場之作?文字書就沒有品味低俗? 我不反對o靚模和名星打入書展 以寫真集打入書展,完全沒有問題,更可開拓新市場,令書展提供更多元化的書本,…現在人家8個 女孩才合出一本寫真集,才每個人拍幾張照,出一本相片集,姑且也可當是書,可以放在書展上賣,也算合理,正當的舉動。書展只是有賣書的地方,非神聖不可侵 犯;而書有很多種,並不是什麼十大好書才是書。甚至可以說,書只是一種媒體,一項商品,社會有人接受,就可以賣,可以看。 書展與o靚模 於是大家就會明白,走了model,下次可能會是一大班財經演員跟大家開壇暢談股匯債市況,又或者會有人來演講教導大家如果防止別人拿走我的乳酪。基於市場原則,我是很有理由相信,那些真正的「書」,在香港的市場裏,根本不可能生存。 「o靚模」也是書展的一部份! 書展只是暑假的活動之一,明顯不是宣傳文化的,何需這麽緊張呢?輕鬆一點就好。沒有「o靚模」,書展如何吸引「生客」呢?有「生客」,書展才能生存啊! o靚模演義 不要忘記,書展的主辦單位叫貿易發展局,不是文學素養提升委員會,書展其實是個展銷會。提升文學素養的活動叫香港文學節,主辦單位是康文署。展銷會的目的是sell書,讓不同的出版社和文化企業交流和促銷,如果主辦單位要以人文修養作為選擇讓什麼書入場推廣的標準,那麼大部份工具書、教人賺錢的書、教人調教男友的書應該也被取締。如果真正愛書的人,應該會明白什麼叫雅俗共賞。 o靚模風波! 一邊罵一邊買來看,罵得越狠,銷售越高,只會令出版商收錯訊息,認為內容越差越有市場。倘若這種歪風得以改善,香港的閱讀風氣才能成形,跟「o靚模」出席書展全無關係。「反o靚模」組羣與其作無聊抗爭,不如以身作則,多讀點書吧! 是誰把書展變得「垃圾化」? 突然再想, 把書展垃圾化的究竟還是不是那班「o靚」模? 再談「o靚」模:支持與反對、容許與禁止 不過, 雖則峰迴路轉但不是不可思議, 「o靚」模風波其實主要分開兩個層面: 支持與反對、容許與禁止. 反「o靚」模之所以到最後節節敗退, 淪為扮作清高的偽君子, 就是因為他們把兩個層面的事混為一談, 或根本沒有試圖分辨. 除了o靚模的香港書展20年 香港始終是一個商業社會,甚至,「曾經」有文化沙漠的「美譽」,今天,可以搞出一個書展來,還要一辦就是20年,規模越來越大,總不成因為跑了一班o靚模出來,就漠視了書展的貢獻,…香港書展20年,除了o靚模以外,還有其他的東西,只在於我們是否可以看到。 同情地理解「反靚模」 無可否認,「反靚模聯盟」的用詞的確有問題,其中一位網友張振海也發現,要「靚模」滾出書展之類的說法,會落入「道德塔利班」陷阱,於是劃清界線,呼籲合 理管理一下書展秩序。我們固然可以挑剔這些市民的論據與邏輯,但若能細心聆聽,該可以留意到,在種種惹人疑慮或反感的嘈音下,其實有著一股要求改革香港文 化制度的聲音。 香港慶幸有o靚模 香港娛樂圈寂寞如雪,o靚模的出現是應運而生,不是她們攻入娛樂圈,而是我們需要o靚模!因為寂寞,我們需要o靚模。 書展與o靚模 依我推斷,反對o靚模的人想到的第一件事應該是「書展人太多」,然後開始查找不足,就發現原來現在model吸引了很多人流(之前是漫畫),於是就要把他們趕走,減少人流,然後自己就可以舒舒服服在書展買平書了。 楷模在遠,o靚模在近 上一代製造的問題總會留給下一代來承受,這些年來社會的價值觀和道德標準儘管已劇烈變動,卻始終無人會正視。許多青少年鄙視成功,痛恨權貴,成年人卻只會照例慨嘆一代不如一代。 o靚模cheap只因為客戶cheap 客戶其實在佔o靚模的便宜。有幾便宜?大家可以猜一下,一個首映禮或者產品發布派對要請十個模來撐場,要花多少?我懷疑有些新晉o靚模甚至會不請自來,o靚模之間的競爭其實也非常慘烈。 沒有電車,哪有o靚模? 說到這裡就非常明顯了,o靚模對電車男的價值就在於,她們可以供他們在思想上搓圓壓扁,滿足他們的征服感:只要電車男高興,o靚模便是等他們愛護的鄰家女孩;若果電車男不高興(膽小的代名詞)時,o靚模卻又會無私地奉獻出玉臂豐乳粉背來滿足他們的偷窺慾。 o靚模大戰香港書展 書展本是個健康的活動,寫真的規格也是書,絕對不能拒絕加入,只是宣傳手法令人咋舌,我怕只是三點式賣肉表演。我們可以做甚麼呢?有小朋友的,唯有先家長指引,然後盡量避免在她們宣傳的時間出現,到達攤位過門不入,不過記謹做好功課。如果和老公男友進場,醋酲者則先要知道宣傳時間,避開不到,攤位位置也要清楚知道。如不介意,一同和老公男友品評也無妨,增進感情也。 「O靚模」熱 有市場就有供應,如果「O靚模」沒有犯法,她們又錯在什麼地方?錯在身在這個都市?錯在搶了太多觀眾眼球?錯在觸犯了道德高地文化聖地?如果幾十個「O靚模」就足以敗壞社會風氣,足以破壞文化色彩,這個社會,真的太腐敗。 o靚模和書展 醒下啦各位正義超人,香港的書展永遠不會成為好像台灣誠品信義書店那樣,大家席地而坐、靜靜看書的地方。因為香港人本身對閱讀沒有任何興趣:小朋友讀Harry Potter...

o靚模寫真銷量好,期待發展宅經濟

根據各大書商公佈的營業額,五位 o靚模 AngelaBaby、周秀娜、Kama、Yumi & Melody 及 HotCha 的寫真集合共一百多萬。如果把眾o靚模寫真集的營業額合併起來更有三百多萬。由此可見,你有你罵,我有我買,而且雖然各大團體不斷攻擊,但o靚模寫真集的銷量的確較什麼文學大作更高,即使王貽興以作家加半個藝人的身份同時推出十五本著作,相信集合起來也沒有這等威力。各大出版商可算是押中寶,相信來年書展必定有更多出版商效法,推出不同類型的寫真集。 在這堆強桿的銷售數字下,你看到什麼呢?你有沒有想過台灣與日本近年很流行,也幾乎撑起經濟的宅經濟呢? 「宅經濟」 這個詞匯對香港人來說來說有點陌生,但事實上宅經濟已經在台灣及日本發光發熱。那到底什麼是宅經濟呢?宅經濟又有什麼商機呢? 宅經濟一般泛指以 「御宅族」 (即香港的電車男、宅男)為目標群眾的消費群體,由於御宅族在社會上屬於次文化,所以御宅族的關注點及消費模式也跟一般人有異。根據外國的經驗,由於御宅族對社會普遍受歡迎的消費產品沒有興趣,所以在日常的消費中所費不多,因此累積下來的財富也比較多,只要推出的產品適合他們,他們絕對有足夠金錢去購買。 因此,外國已經有「宅經濟」的概念,在日本及台灣更是近年最受歡迎的商業模式。但由於宅經濟有興趣的大多與動漫、電腦、遊戲,這些東西對主流社會來說,是一種奇怪及不受歡迎的東西,社會上保守勢力更不能接受。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大型的公司不會力推宅經濟。 以這次 o靚模寫真集為例,你可以看到寫真集的銷售量很驚人,而且營業額不錯,有些朋友更把所有的寫真集都買過來,因為他們有錢消費,只要產品符合期望,他們都會購買。以動漫入場人數粗略估算,香港的御宅族大概有六十萬人,看起來人數不算多,但這批人士是還沒被開發的消費群,所以消費力不簡單啊!期望這次 o靚模寫真集可以令香港各界明白宅經濟的重要,未來為此作出發展。

回應:「對沙中線過海段的一些意見」

本文乃回應「評深宜論」的「對沙中線過海段的一些意見」一文 石先生覺得沙中線過海段需要細心研究發展,其中有關會展站的設計應考慮未來會展第三期擴建的需要。由於將來會展第三期有機會座落於灣仔碼頭巴士總站至灣仔運動場一段。若港鐵沙中線設計上未有考慮這點,未來將影響會展第三期的興建。 不過小弟覺得政府已對此作出安排,所以在文件中沒有交代有關連接現時會展及新鴻基中心等的方法。因為政府實際上已經有整個會展三期的設計圖,以配合及會展站的發展。基於以上陰謀論,石先生認為凱文提出新增三個出口便不太重要,因為未來有可能是會展站上蓋會展三期,並以會展三期的通道連接附近的商業大廈。 維園站方面,石先生先認為港鐵應儘快興建或預留有關位置,以便未來在沙中線之上興建維園站,像今天的南昌站及欣澳站一樣,以預留發展空間的方式建站,這樣對維園站應該是比較好的做法。因為依據今天的計劃,維園站尚有很多變數,像北港島線的連接,中環至灣仔填海等等。若以今天的資料去估算幾年後的發展,這有點難度,也未必可以符合未來的需要。 因為維園站附近涉及填海工程,未來維園站的位置及設計有沒有需要為此改變呢?維園網球場的重建工程又是否需要一個港鐵出口以應乎人流呢?這些都是更確實計劃的地方,所以石先生認為港鐵應積極以預留空間的方式準備興建維園站。 12節車廂的問題,石先生不是專家,無法討論,但希望港鐵積極考慮維持 12節車廂,減少對東鐵線的影響。 (本文同時張貼於本人的網誌及閣下的網誌。)

回應:「房協建中產公屋值得嘗試」

本文乃回應「評深宜論」的「房協建中產公屋值得嘗試」一文。 石先生贊同凱文說,興建乙類屋邨值得嘗試。因為現時香港社會出現兩極化,有日本 M型社會的情況出現,中產雖然出現兩極化,但以向下流的比較多。這些人不算是貧窮,但收入卻不足以擁有私人房屋。雖然他們有足夠收入租住房屋,但房屋的支出可能佔收入 30% -50%,令負擔增加,儲蓄率也減少。 如果這批人士可以有較私人市場便宜的房屋,部份人士肯定會租住,雖然這批屋邨被灌以公屋之名,但實際上這批居住者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匯聚財富,然後把這批資金作置業之用。(從九成樓宇借貸政策下,你可以看到有多少人沒有能力付出首期。) 由於建議中的住居計劃有富戶機制,累積一定財富便要遷出,如果機制有效,應該不會造成濫用。只是如何做到這個財富機制呢?使用現在入息審查計劃,可行性不高。也許要引入個別審查機制才行。但房協請排除萬難建中產公屋吧!但也要改名才行。 (本文同時張貼於本人的網誌及閣下的網誌。)

書展新例雙重標準

書展的主辦單位昨天正式公佈有關簽名會與安排事宜,其中一個比較特別的安排是規定 明星 及 o靚模 必須於 "會展4樓大堂中樓的君爵廳" 舉辦簽名會,至於其他人則可於 "博覽道中廳" 舉辦簽名會。 石先生覺得這個做法把 o靚模 標籤了,而且書展主辦單位過橋抽板,拿 o靚模作宣傳後把 o靚模逐出書展。如果沒有 o靚模一事,今年書展受曯目的程度不會像現在一樣高,佔據港聞部份頭條位置。而且主辦單位對有關 明星 及 o靚模 的分類有點問題,以下為幾個例子。 根據昨晚八時公佈的簽名會時間表,所有 o靚模均移師 "會展4樓大堂中樓的君爵廳" 舉辦簽名會,當中包括 鄧麗欣 及 森美等等。但原來有部份的演藝圈人士是有例外,像: 七月廿二日 14:00-15:00 葉翠翠 《我和你》 世界 博覽道4 15:00-16:00 陳志雲 《志雲飯局IV》 明報(明周) 博覽道4 17:00-18:00 王貽興 《嘩嘩嘩戀到嚟上、下》、《拮大髀的情書》等十一部新作 明窗(日閱堂) 博覽道4 17:00-18:00 黃貫中 《顛倒》 日閱堂 博覽道5 18:00-19:00 羅傑承.南華球員 《南華飯堂》 世界 博覽道4 18:00-19:00 方大同 《L.I.F.E...

香港 = 810000

你知道什麽是 810000 嗎?這個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碼。中國其他地區的代碼可以在這個國家統計局找到。 這些數字有其意思,像首三個數字「810」代表市、省 或特區。以北京市為例,北京市的的代號為「110000」,北京市東城區為「110101」,第四個數字「1」代表市轄區,「2」代表縣區,第五六個數字「01」則代表市轄區內的城區。基本上是這樣分三個等級的,但由於有一些地方等級是城區,卻有縣的名字,所以大家要了解清楚,請先了解該區的等級。 澳門的代碼是「820000」,台灣是「710000」

愛情路上可有後備?你願意當嗎?

後備情人,你想過嗎?你有當過嗎?如果有人要當你的後備情人,你願意嗎?你又願意當人家的後備情人嗎?今集嘉賓勇少、西木、啊俊、花子、村姑 及 亞蒙同你討論。 資訊: 節目名稱:笑男笑女 本集題目:後備情人 主持人:勇少、石先生、西木、啊俊、花子、村姑、亞蒙 本集集數:第十五集 播出日期:2009年7月14日 「笑男笑女」訂閱:

回應「改與不改之間」

本文乃回應「綿羊的譯心譯意」-「改與不改之間」 石先生覺得編輯就是有改譯者稿件的需要,因為編輯改稿件的目的是維持文章及整個系列等的一致性。如果每個譯者的稿件均不能修改,那編輯也不用當了,掛名就好。 當然在修改的時候要尊重原編者的意思,如非有太大的衝突,石先生建議不作修改,改為建議譯者下次注意,這樣對兩者的溝通及了解有好處。當如到非改不可的問題時,小弟覺得編輯可先要求譯者就某點作修改或增強,這樣較直接動筆修改更好。因為這樣更尊重譯者,也可以令譯者更明白編輯的想法。(如果時間不許可,修改後告訴譯者也可以讓人覺得備受尊重。) 也許因為一直 One Man Bank 的關係,最近挺喜歡有編輯在上,點評一下文章的錯處,這樣可以令人有更小弟有更大的進步空間。當然,編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就要求重寫,沒道理,人身攻擊,這些也絕對不能接收。特別是我這些網絡工作者,編輯可能要更有寬容的心,因為我們這些文章本就以主觀情感,個人特色為主,再加上文他差異,編輯如果沒有寬量的胸襟,相互了解,我想編輯不是累死,便是被氣死。 編輯與譯者本來就是互相依存的工作夥伴,互相了解,減低誤會,這樣對兩者會更好吧! (本文同時張貼於本人的網誌及閣下的網誌。)

三談「瘋狂的過海行人隧道計劃」

這次是本周第二次談及「瘋狂的過海行人隧道計劃」。欲明白前因後果,請看以下兩篇文章: 回應「瘋狂的過海行人隧道計劃」 再談「瘋狂的過海行人隧道計劃」 這個瘋狂的過海行人隧道本身有一個錯誤,就是假設過海的人均必須前往天星小輪附近。在人流及吸引力上出現極大的錯誤。以往使用天星碼頭過海主要是因為香港當時沒有過海的地鐵,當時的交通工具以巴士為主,所以當時城市發展以巴士結合小輪為主。 當時,維港兩岸的碼頭外均附設大型的巴士總站,提供不同的路線。主因是當時市民乘渡輸過海,再轉乘巴士到各目的地。隨著行車隧道的通車,小輪連接巴士線的作用已經失去,所以你可以看到紅隧外有隧道巴士轉車站,便是為提供更多不同路線以設。這也更有效的降低小輪的負擔。 隨後地鐵的落成與啟用可算是整個交通建設的延伸,但同樣為此帶來根本性的轉變。因為地鐵的開通令住在新界等較遠的市民在無需轉乘其他交通工具的情況下,可以過海。因為,市民對過海的習慣也從必須先到碼頭,再轉乘交通工具,變為可以直達目的地。兩岸交通也不再受維港阻隔。 因此,你可以看到今天的市民來往維港兩岸已習慣使用地鐵、過海巴士、村巴等等。先前往碼頭再也不是選擇,這不一定與時間有關,但與轉乘帶來的不便更有關係。所以你可以看到汽車渡輪的消失 與 渡輪 淪為觀光景點 與 休閒一族的選擇,因為使用碼頭或轉乘這個交通選擇早已不是我們的生活習慣。 你再細心留意一下,今天在天星碼頭巴士總站已不見那條長長的人龍。巴士總站只是泊車,給司機休息的地方。乘客均來自往後在彌敦道的巴士站。所以這個「瘋狂的過海行人隧道計劃」之所以瘋狂,主因是這個計劃除了成本,景點吸引性外,人流也是問題。 市民在可選擇上根本不會使用過海行人隧道,因為這絕對不是使用習慣。而且政府為了要提供更好的人流量,更須提供更多的交通配套,這是得不償失。「瘋狂的過海行人隧道計劃」絕對不適合,如果財團要在尖沙咀興建商業大廈,請到柯士甸、尖中去,那邊尚有很多發展空間。 「瘋狂的過海行人隧道計劃」不是接不接納創意的問題,是不可能的問題。若要提倡環保,請港府大力推動單車徑建設,不再是紙上談兵。 (本文同時張貼於本人的網誌及閣下的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