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8

《再富,也要「窮」孩子》

以下為轉載: 全國一連三天,向四川地震死難者致哀,為人父母可以怎去教導孩子?一個很重要的教導,我們要感恩,但請先看一些朋友近日予我的電郵。 前些天,帶兒子去逛書局,他吵嚷着要我買一個精緻、昂貴但不實用的鉛筆盒給他。最後我只買了一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給他。他的嘴頓時呶了起來。接着,他看中一個設計小巧玲瓏,曲綫優美,尺面圖案喧賓奪主地蓋過刻度的精美塑膠尺,但我買給他的卻是一把木尺。他的嘴嘟得更有「克夫」(curve)了。我不作聲,打算晚上臨睡前才透過故事開導他。 自升為人父之後,我一再提醒自己要貫徹一個與東方社會價值觀反其道而行的育兒理念——「再富,也要『窮』孩子!」但幾年下來,我漸感難堅持下去。直到有一天我輾轉讀到南京大學一布告欄上,一封署名為「辛酸的父親」寫給其上大學兒子的「匿名信」之後,才又深感無論如何都得貫徹這個理念。 這封信很有轉述的價值,摘錄如下:   親愛的兒子: 盡管你傷透了我的心,但是你終究是我的兒子。雖然,自從你考上大學,成為我們家幾代之中的唯一一個大學生後,我竟分不清咱倆誰是誰的兒子。 扛着行李陪你去大學報到,掛蚊帳、鋪被子、買飯菜票,甚至教你擠牙膏。這一切,在你看來是天經地義的。你甚至感覺你這個不爭氣的老爸給你這位爭氣的大學生兒子服務,是一件特沾光特榮耀的事。 在你讀大學的第一學期,我們收到過你的三封信,加起來比一封電報長不了多少。言簡意賅,主題鮮明,字迹通篇潦草,只一個「錢」字特別工整、而且清晰。 大二以後,從你一封接一封的催款信上我們能感受到,言辭之急迫、語調之懇切,讓人感覺你今後大學畢業時可以去當個優秀的討債人……。 最令我痛心的是,今年暑假,你居然偷改入學收費通知,虛報學費……,沒想到你竟也運用這招,來對付生你、養你、愛你、疼你的父親母親,僅僅為了能出入卡拉OK及酒吧……。 我一想起這事就痛苦,就失眠!這已成為一種心病。病根就是你——我親手撫養大卻又倍感陌生的大學生兒子。不知在大學裏你除了增加文化知識和社會閱歷之外,還能否長一丁點善良的心?   怕孩子吃苦反誤他一生 閱畢整封信感慨萬分。其實,我也受華人「再苦,不能苦了孩子!」的傳統觀念所影響。直到有一天,我那移居澳洲多年的老同學回國探親,及時給我來個當頭棒喝。 據他說,澳洲人民生活富裕,然而他們在信奉上帝之餘更信奉:「再富,也要『窮』孩子!」的教育理念。他們認為,在過分呵護下長大的孩子,將無法自立並且不懂感恩! 我們東方家庭「再苦,也不能苦孩子!」的做法,看來有糾正的必要了。那天晚上,我思前想後,決定等將來孩子入學了,為他準備一些「其貌不揚」的便當,以窮他物質,富他精神。 我手頭上有這麼一則資料:美國費城納爾遜中學門口有兩尊雕塑,左邊是一隻蒼鷹,右邊是一匹奔馬。雕塑所要表達的不是我們耳熟能詳的鵬程萬里馬到成功,而是象徵一隻餓死的鷹和一匹被剝了皮的馬。 原來,那隻蒼鷹,為了加速實現飛遍五大洲七大洋的偉大理想,練就了各種高超優雅的飛行本領,結果忘了學習覓食,只飛了4天就活活餓死了。那匹奔馬嫌第一位主人——磨坊老闆給的活多,就乞求上帝把牠換到農夫家;而後又嫌農夫餵的飼料少,又要求與其他馬對調,最後到了皮匠家——不必幹活,飼料又多,好不愜意。然而沒過多少天,它的皮就被皮匠剝下來做了皮革! 由此可看到,一個缺乏起碼的獨立生存能力及不懂感恩的人,無論他有多大的才華,日後有多了不起的成就,都不算是一個健全的人,都是一個生命有缺陷的人。 動物界有一套超越萬物之靈的育兒理念,許多動物在牠們的幼兒很羸弱時,會把牠的幼崽含在嘴裏窩在翼下,怕牠們遇險而夭折;但當牠們的孩子長大些,牠們會毫不留情地把孩子趕離自己身邊,讓牠們獨自去經風雨、練本領,甚至不給孩子留下回頭路!只有這麼做,孩子才能經得起任何風浪之襲擊,才能夠絕處逢生。 含在嘴裏窩在翼下和趕離身邊,都是父母對孩子不同的愛的體現,連動物也深懂「慣子如殺子」的道理。 再富也要窮孩子,才能逼孩子學習獨立前行,學會感恩惜福。畢竟……孩子的後半生我們不一定能參與……。   溫室花朵難受風吹雨打 我們一代是在貧困中長大,所以我們很努力,刻意地不想下一代再貧困,因此我們不想我們的下一代會捱丁點兒鹹苦,更不要說是讓孩子捱窮,可惜這種愛護絕不是好事。希望全港父母能借今次四川地震上百萬人的苦難,好好地讓孩子上一課。孩子,是不可以長期在溫室長大的。餓其體膚,匱乏其心,才可以成就一個人,一個好人。對孩子作出太多金錢投資,可能就是另種「Accumulator」。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

雜誌功課 – 搶米潮

兩個月前的功課,忘卻了放上網絡作留念。

如何在照片裡變瘦

1.在陽光下使用閃光燈:根據Geek Sugar的說法,拍照時首重光線,閃光燈能取改善陽光投射在臉上所造成的陰影,特別是在眼睛下方及下巴的地方特別明顯。2.拍照時微向前傾:Digital Camera Tracker建議拍照時,採取稍微前傾的姿勢,「想像自己和羚羊一樣伸展著脖子的線條,然後微微的壓下下巴,就能避免雙下巴出現」這個網站是這麼建議的。3.學習芭蕾舞者的站姿:這可不是個笑話,更不是要你穿著和芭蕾舞者一樣的短裙,根據Rocky Mountain News的說法,芭蕾的第三動作(third position)能讓人看起來最苗條,也就是將身體以45度角的角度偏離鏡頭,臉和肩膀則朝向前方,一隻腳交叉放在另一隻腳的前面。4.將手放在臀部上:這也是來自Rocky Mountain News的建議,這樣的姿勢能讓肩膀線條看起來不那麼寬。5.由下往上 拍:名模姬賽兒(Gisele Bundchen)在Camilla Morton針對女性所出的新書「如何穿著高跟鞋走路( How to Walk in High Heels)」中接受訪問,被問到如何在相機前後呈現出最好的畫面時,特別提到拍照時的光線固然重要,還有其他角 度和姿勢上的小訣竅要注意:要讓腿部看起來修長,可以在拍照時將一隻腳對準鏡頭的中心,以由下朝上的角度拍攝。6.由上往下拍:要藏起雙下巴最好的方法,就是拍臉時從頭部上方的角度取角,你可以找個比你高的人幫你拍照,抬起頭看著他(手上的鏡頭) 時,剛好可以遮住你的雙下巴,或是把下巴以下的地方藏在陰影裡,這樣就不會出現在鏡頭前,特別是在拍團體照時,站在椅子上拍,每個人的臉就不大不小剛剛 好,根據咱們多年的經驗,這招還蠻管用的。7.放輕鬆,別想那麼多:不是所有專家都同意「站得直直的」或是「擺個電影明星的姿勢」這種做法,紐約時報的普立茲攝影獎得主Edward Keating就認為,拍照時只要能保持輕鬆愉快,就能呈現出最好的畫面,「別注意鏡頭,而要注意攝影師」在紐約時報Vows專欄擔任首席攝影師達七年的 他是這麼說的:「當被拍照的人物和攝影師發生互動後,就不會一直想到相機和鏡頭這些東西了。」

女人像波

以下是石先生轉載自劍心。日劇回憶的文章。女人像波昨晚,聽到朋友說,有人對女人,作出以下的見解:十多歲的女生,像足球。廿二個人爭,搶來搶去,目標當只是一個,射佢.....入網。廿多歲的女生,像排球。競爭的人數減到十二個,而大家的打法已改變為不是去「搶」,而是「一擊脫離」,不會在手上Hold住。三十多歲的女生,像乒乓球。打的人只剩下兩個,打法變成了「我推俾你,你推俾我」,沒辦法之下,才會不情願地去執波。四十多歲的女人,像高爾夫球。只有一個人打,而此人的目標是,一棍將球打得有多遠得多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在下聽完後,第一時間就覺得,一定要寫在BLOG上(看來有點職業病了)。但又真的很貼切抵死。女生十多歲時,青春無敵,大把大爭,同時亦盡情享樂,故此這樣的有味笑話也說得過去。到了廿多歲時,仍然有人爭,但因為成長了,不再玩玩下,就會想黏住男朋友,而不少男人都不喜歡貼身膏藥的,故此就會像排球一樣,每次只觸球一下,不想持球。三十幾,可以選擇的不多,然而男生選擇更多,又要顧及女生的面子,故此就會出現推讓的情況,強者大力一板抽擊,對手擋不住輸掉,就要去「執」那乒乓波。四十幾,剩下的一個就是丈夫,而多數男人面對老婆都會日久生厭,恨不得一桿把她打得老遠!以上這些,相信男生會看得過癮,但明顯地女生會覺得不是味兒。______________________然而這些某程度上是事實,特別是看過在下認為是本季最佳日劇的「女人四十」,就更加認同。女人,看來真的不易做,煩惱多多,又充滿矛盾,最大問題是於戀愛上的「戰鬥期」比較短,一過了高峰期,就難再拾光芒。故此,重點還是把握現在。現在是X歲,戰鬥力怎都會比X+5歲為高。如果還是覺得隨緣沒所謂的,或許是危機意識不足的表現。這些危機意識不足的,很多還是一個排球,然而身邊有很例子證明,當變成了乒乓球之時,只會變成荒失失又或者完全放棄。_____________________如果身邊沒有例子可以參考,就請看Around 40吧。真實度很高的日劇。再次強調,那些說話不是在下所講的。講的人,原來叫做林以諾。有機會時,要親自去看一下他的表現了。

品味人生

今天由於黑雨的關係,早上懶懶的,沒有下午上課的心情,但一通電話就讓我在沒有準備之下趕回學校交功課。這樣的情況弄得我好餓,只好跟同學在下課以後吃一個下午茶囉。本來預備吃南翔饅頭店,但他們沒有開店,只好選擇隔壁的﹣品味人生。 品味人生的點菜系統挺搞笑的,他們把不同的食材分到九張點菜單上,令人看起來挺麻煩的。最後我們選了五個菜,埋單一百塊,還好吧! 第一個來的是春卷,他張的長長,看起來很特別,在我為他拍照時,其他的朋友一路埋怨,大家也很想吃這個長長的東西。 咬下去以後,大家可以看到,他是用糯米跟其他傳統配料混在一起的,吃起來挺新鮮,很好吃。 下一個是小籠包,還好啦!不是特別好吃,只是湯比較多,有注重的感覺。 再下一個是蘿蔔糕,左邊的還不清楚是什麽,但吃下去是沒有味道的。蘿蔔糕方面很普通啦!只是混了一點XO醬在裹面,淡淡的。 總括來說,這家店不是特別好吃,但質素是有的,有一點點要求的,可以光顧沒有問題。他是一個叫「創意集團」的旗下,到現在沒有聽過,但可以一試啦。

回應:點樣係excel到度standard deivation

其實這個問題以前己經作解答,但是由於早前blog的搜尋功能出現問題.因此很多人找不到答案,現在我再為你解答一篇.(搜尋功能己經回復正常,可以正常使用.)1. 首先將你的滑鼠放到你希望Standard Deviation出現的地方,然後按下Function Wizard (fx)。1.Place the cursor where you wish to have the standard deviation appear and click the mouse button. Now move the...

一個Palm友的心聲

曾幾何時,我為自己擁有一部Palm為身份象徵,以此為傲。在街上看到有人用Palm,總會覺得對方也是與別不同,就如當時使用MacOS的人一樣,用Window的人,就是走在我的後面,低一個層次。科技人想總希望走在最前,但用Windows始終不可能。但Palm的沒落,卻有一種不捨的感覺。感覺就像一位博士被一位無知者撃敗一樣,不是味兒。你可能會說Palm沒落證明其失敗。但你又可有試用Palm呢,你會覺得難用嗎?Palm友: 你未用過Palm,你唔會知道佢有幾好用?Mac友: 你未用過Mac,你唔會知道佢有幾好用?Sony 友: 你未用過SONY,你唔會知道佢有幾好用?ThinkPad友: 你未用過ThinkPad,你唔會知道佢有幾好用? 以上幾大牌子,你可能聽過但你未必用過,因為他們有一班固定的支持者,但你卻未必會購買他們的科技,因為你覺得他們不值,但你有用過嗎?你有第一身感受過嗎?在我們眼中,你們是不會明白我們對這品牌的喜愛與其人性化的設計,在我們眼中取笑我們用這些,只是代表你的無知,你的層次。以下文章取自:癮科技我知道癮科技裡有個Palm控編輯,總是對Palm有著恨鐵不成鋼的心情,每次看到他翻譯國外Palm的最新消息,文末總是免不了會酸Palm幾句,看得我都會對電腦螢幕露出會心一笑。那種看著應該有前途卻一直沒落、不成材的感覺,我知道,因為我曾經也是個愛吃「胖」的人。早一點接觸PDA的人,都知道那時代微軟所推出的WINCE系統,還真是「得過且過」,反觀Palm的易用、軟體多,各式各樣、稀奇古怪、想得到的大小程式都有,著實滿足了PDA的使用者。然而蜥蜴和麵包之戰,最終──好吧,不是最終,是最後(起碼這場戰還沒真的「終」了,雖然,也差不多啦)微軟「醒」了,大幅改版,倚著消費者習慣的Wondows介面與強勢的行銷,鋪天蓋地的進行了幾年,改變了市場,改變了人們對PDA的印象。這種改變,讓我想起當年IE和Netscape事件(天啊,我剛居然拼不出來Netscape,只記得中文名字「網景」...)。那時習慣使用 Netscape,突然IE來個大改革,然後Netscape退,IE起。還有一個也是類似的例子,ICQ和MSN Messenger。以前(也不過幾年前)會有人問,「想要買PDA,是選Palm好呢,還是WINCE好?」,這幾年卻變成這樣問,「你說哪家的PDA手機比較好?」,似乎PDA已經有個制式也是唯一的系統,所以要挑的自然不是OS問題,而是哪家做得漂亮、功能好。PDA不死,只是被成為手機的一部份。這個「被」被動,說的是有點不甘心。手機結合PDA我是贊成的,二機合一方便多了,只是怨嘆怎麼有人走得幾乎要獨占市場了,有人卻走到變成超小眾。想當年Palm世界多美好,鴉片網、TWPUG、PalmIsLife,天天爬在上面看「大大」們討論,以及提供各式新的軟體。那時我有了第一台Palm-Sony CLIE 320,然後買了 Palm TT,最後一台是LifeDrive。不過可悲的是,我愛Palm,Palm卻不怎麼愛我。TT和LifeDrive都因螢幕觸控移位而亡,TT還好,LifeDrive就亡的很徹底,連硬開 機都無法點到十字矯正點,開機都通不了關,自然也就無法使用,那時由於剛過保固,所以要修理得花上台幣四千多吧,最後便算了,任它死去。記得TT曾在保固 中時送回新加坡一次,LifeDrive就忘了,這兩台目前還躺在我的書櫃中,為什麼不丟?其實,我總覺得,有一天我再把他們叫「醒」,可能就好了,可以 開機、觸控也OK,跟以前一樣的好用...別笑我癡人說夢話,嘿,還真的給我碰過這情形!TT曾就因為不知名情況而再也開不了機,就算充飽電也是一樣,接連試了幾天,只好傷心的將它「退伍」,但是 過了三個月,不死心的我又「偷偷」試開了一下,結果,居然,好了,當然還是有位移的老毛病,但看它「起死回生」還真快樂呢。回顧到此,突然有些感嘆,不知道這個已經變得好瘦的「麵包」,有沒有「起死回生」的機會?真想掐著Palm的脖子猛搖他,你這個死胖子,趕快給我醒醒啊!如果Palm是一個真人,我一定會這樣做,而且還要加上一句話,「這世界上阿斗已經太多啦,你就快自己扶自己一把吧!」

雜誌功課 – 拉丁舞

辛苦了一晚排版的拉丁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