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己以嚴, 待人從寛

從小到大, 我總會對自己訂下各種各樣的要求. 但是對於身邊的人, 我卻什麼也沒有所謂.

先說飲食

前幾天, 有個朋友問我, 你叫的飯, 吃得完嗎?


我答, 從來沒有.

其 實我不知多少年沒有把一碟飯吃得光光的. 因為我覺得放任地進食不好, 所以一直抑制自己的食量. 除非偶爾去吃一次大餐, 否則一餐只會吃六至七成飽. 飯我只會吃兩湯匙. 河粉油麵己戒. 很少吃肉. 最多吃雞肉. 拿掉雞皮. 羊肉牛肉已戒. 內臟不吃. 腌製食物我也少吃. 薯片零食上班一定不會吃. 也不准自己買來吃. 紙包飲品少喝, 多喝冇糖烏龍茶和健怡可樂. 清水滾米粉青菜(不加任何調味)我也可以當晚餐. 最喜歡吃的車仔麵只會叫菜蘿蔔魚蛋米粉 (魚蛋已屬致肥食物). 盡量定時飲食, 晚上九時後大致不會進食. 只有兩個天敵是戰不過的, 就是朱古力和雪糕.

不過, 話說回來, 如果我與朋友一起的話, 就盡量不動聲色. 對方要叫牛肉, 我不會說什麼. 牛肉抄菜心, 我也可以吃菜心呀. 別人問我有什麼不吃. 我通常會著他即管叫, 如果真的不幸地他叫的所有食物我都戒了, 我才會提議不如叫一款什麼什麼吧.


但是份量真的沒辦法. 我曾經有試過著菜館不要給我那麼多份量, 一半就好了. 但菜館總是不多理會我. 而且好像為人家添麻煩的, 所以後來也沒有這樣做. 比較喜歡跟男生去吃飯 (!), 因為我可以第一時間將我吃不下的份量交給對方.

如 果朋友一直嚷著要減肥呢, 我一定會說, 不要鬧吧! 我本來就覺得太瘦實在有點難看的. 可能是因為曾經我見過一個人是厭食症的. 實在很有警剔作用的. 幾年前我快要結婚的時候, 體重暴跌到92 磅, 於是, 我每天晚上會迫自己喝全脂奶, 讓體重回復正常的水平.

品格篇


我 總是覺得自己有點日本人性格. 一點也不像中國人. 走上街上, 我很自覺究竟有没有影響到身邊的人. 例如乘交通工具, 我絕對不會大聲談話或談電話, 乖乖安靜地坐在座位上, 就算要從手袋拿什麼的, 也小心奕奕, 不會撞到坐在我身邊的人. 隔離的座位沒有人坐, 我不會容許自己的手袋佔用座位, 而待有乘客出聲示意才拿起手袋. 我上了巴士, 一定會向巴士尾部方向走去, 而不會在根本還有一段時間才下車的情況下擠在門口附近.

乘升降機, 機門快要關的時候, 我不會大大聲聲說請等等, 會等下一部. 有好心人等我的話, 我一定會說謝謝. 進升降機後不會霸佔著門口位置.

吃 飯的話, 如果知道有人等候我的座位, 我一定快快吃完, 甚至不少次因為實在吃得太急之後胃痛, 又或選擇索性不吃. 在自助形式的餐廳吃快餐類, 在離去前, 我不會任由垃圾胡亂放在餐桌上, 一定會收拾好放在食物盤上. 如果有指示說要把食物盤放到某處, 我一定會照著做.


如果在街上見到有人這樣做, 我不會挑剔什麼的. 最多只會心裡想, 這樣做好像不好呀, 但可能對方壓根兒不知道這樣會對身邊的人造成困擾吧. 不要多事, 總之自己千萬不可以這樣做就是了.

語言篇

最 近就正音問題, 想了很多. 有人覺得語言是約定俗成, 覺得能夠溝通就好了. 我尊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 亦沒有任何資格去取笑別人說得不正. 但是, 在我自己來說, 如果知道讀錯了, 我無法忍受自己繼續錯下去. 多聚都是這樣說, 或是這樣做, 就會變得對起來嗎? 這樣的辯論問題, 平庸如我無法處理. 可能我是固執如牛, 但就讓我繼續固執下去吧.

「對己以嚴」我倒沒有感到累. 但是最近有一次, 我對一個朋友說, 我的想法是這樣這樣的. 但你愛怎樣想便怎樣想吧. 我尊重每個人有自己的想法. 怎知對方說: 你份人, 同你講野都幾冇癮架喎. 我不禁想, 原來「待人從寛」可能是錯??

轉貼: 紫熊部屋

除此之外,心理學中一個theory影響了我對人的看法.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我做到了嗎?這是紳士的表現;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