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者胡茵夢)

新時代的性觀念是少點期望才能多些希望,如果生活中必須有性,您有選擇風格的自由,性被稱為「原罪」———其實它既不「原始」,也非「罪惡」,必須接受性,超越它;而不是否定—–規避它,用心去探索性!這是打開一扇新大門的秘訣。
生存是場盛大的慶典,性使您可以參加。美永遠與性同在。
奧修是現代一位偉大的精神導師。他帶給世人愛的訊息!他教導的訊息並不新,但他教導的方法是新的!其中一種方法是把性當作進入大化的自然過程。
奧修說:「不妨把性當作踏腳石」………從性學會愛,從愛學會禱告。
下面引用的話就是分為三部分的訊息的第一部份。首先是性,接著是愛……然後是禱告。
性不是您所創造的;它是上帝的禮物。它很好玩!它是上帝所賜,供人欣然享用的禮物。生存是場盛大的慶典,性使您可以參加。
誰告訴您性是骯髒的東西?所有的生命都經過性方能存在,萬物之生從性萌發。
花看來多麼美……您注意到嗎?
那也是性的一部份。清晨,聖人的小木屋旁有小鳥歌唱,多麼美的一幅畫面,但您可曾想到,鳥兒的歌劇也是一種性的邀請?
他在呼朋引伴,他在尋求伴侶—-愛之伴侶。美永遠與性同在。
單純的性一點也沒什麼不好。它是自然的。沒有必要用愛這個美麗的字眼來掩藏它。沒有必要在它周圍創造一片浪漫的雲霧。
它應該是一個純粹的現象;兩個人在特定的時刻,可渴望在更深刻的層次上溝通,如此而已。除此之外沒有義務,沒有責任,沒有承諾。性應該是快樂的嬉戲,虔誠的祈禱。
.
我的方法既不拘泥今世,也不追逐來生。我的方法不是用來拒絕某種事物,而是運用它。我知道,生命賜予的一切都珍貴無比,否則,生命就不會把它賜給您!!
  
我教你要如何深入愛。
.
我也教你要如何深入性,因為那是渡往彼岸的唯一途徑。一般人都習以為常;他們認為對宗教虔誠的人一定要反對性;不反對性的人怎麼可能對宗教虔誠呢?
.
這種分類法已經深植人心。我要打破這樣的陋規,但我並不期望世界能夠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改變已經根深柢固的思想模式。因此;我也不期望他們瞭解我。他們誤解我的時候,我完全了解他們的誤解何在。他們要花好幾年,好幾個世紀才能瞭解我,但總有一天這會實現的。  

甚至二十世紀的今天,人們對性還是極為無知……甚至那些你以為應該更有見識的人也是如此。甚至您的醫生也未必真正知道性是什麼,未必了解它的複雜性。他應該知道,但甚至醫生的生活也非常膚淺。他們也從道聽途說中學習。   

沒有一所醫學院把性當作一個獨立的課題。如此博大精深的課題,卻沒有人教導。是的,醫生熟知性生理學,但心理學方面卻交白卷。還有更深的層次:心理學,靈性學;有性的心理學,也有性的靈性學。生理學不過是表面。  

「性」是個美麗的字眼。性(SEX)的字眼原意是分別(division)——-性的意思也就是分別。如果你從內部分裂,就會找到性。   

你渴望一個女人或男人時,發生了什麼事?你的一部份渴望跟別的部份接觸,但你是嘗試從外界跟別的部份接觸。你們可以接觸一會兒,但你們會再次變得孤單,因為從外界不可能有永久的接觸。性註定不能長久,因為別人永遠是別人。   

如果你從內部接觸你裡面的女人或男人,那麼這種接觸可以是永恆的。這樣的接觸會在所有的區分消失時發生。這是一種點石成金的變化;你的女人和男人在你的裡面接觸,你們合而為一。當你們合而為一體,你們就擁有愛。   

我在此所作的一切努力,是要使你對性感到厭倦。因為只有在你對性感到厭倦時,你才會對上帝發生興趣,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   

受壓抑的人會一直對性感興趣,因此我反對壓抑。你會很驚訝,但這是我的邏輯,這是我的數學。   

受壓抑的人會一直對性感興趣,執迷不悟的追求性,所以我說,把握所有可以發生性關係的機會,不久你就會覺得受夠了!!你覺得受夠了的時候,性就完全失去意義,那將是你生命中偉大的一天,偉大的一刻。  

你不僅是一具肉體而已,但你生活在它裡面,肉體有它的需求,必須讓它滿足。一個人要成為完整的個體,就必須接受一切,不能否定任何一部分。當然,一切必須用以追求更高的和諧。
  
必須接受性,運用它,超越它;而不是否定——規避它。記住,其中有很大的差異:不可用否定或相應不理的態度規避它。那麼該怎麼辦?了解性!用心去探索性,這是打開一扇新大門的秘訣。   

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把性當作一種解脫;他們不知道什麼是性高潮。
.
即使他們自以為達到性高潮,那也不是真正的高潮——–只是性器官的解脫。高潮與性器官的關係並非如此。性器官當然也在其中,但高潮是整體的——從頭到腳,傳到每一個角落。  

射精不是高潮。它只是非常局部性的解脫,是一種性的解脫——-但不是高潮。解脫只是一種消極的現象—–你不過失去精力而已。高潮卻截然不同。   

什麼是高潮?在高潮的狀況下,你的身體再也不覺得像有形的物質:它會振動,像能量,像電流。它從根本處發出那麼深沉渾厚的振動,使你全然忘懷它是物質所構成。它變成了一種電流現象。
  
現在的物理學家說,物質根本不存在,所有的物質都只是外觀;最深處只有電流存在,沒有物質。  

高潮當中,你也會進入肉體的最深層,物質不再存在,只剩下能量波;你變成飛舞的能量,不斷的振動。所有的界限對你而言都完成消失——不斷的振動,不再具有實體。你心愛的人也跟你一起振動不已。
.
這是性高潮的的意義——你冷凍的能量溶化了,與整個宇宙、綠樹和星星、女人和男人還有岩石,合而為一……只有一剎那工夫,當下。
  
但 在那一剎那之間,您經驗一種宗教似的感覺,神聖不可言喻,因此它來自完整的一體。此外,性高潮需要時間——–愈久愈好;因為唯有如此,它才能深 入您的存在,你的心靈,您的靈魂。然後它會從腳趾擴散到頭頂…….你身體的每根纖維都會隨他一起顫動。你整個身體變成一個樂團,以漸強因奏向最後的高潮。
.
但如果你要趕時間,高潮就不過是射精而已,不再是高潮。它只局限於局部,而且非常小,幾乎毫無意義。事實上,你事後會覺得疲倦、沮喪、絕望,因為你失去了精力,它沒有你滌清的效果,到頭來它一點意義也沒有。
.
你還是像過去一樣—–更疲倦一點兒,當然;精力更不足,當然,但你基本上毫無改變。這不是一種滌清的過程,他不曾激蕩你全身的每一個角落和你的每一根神經末稍。
數以百萬計的婦女從生到死,從不知道他們有經驗高潮的能力。
 
你若不知道自己能享受爆發性的高潮,就無法了解所有靈性層次的事物,那對您而言幾乎是不可能的。女人達不到高潮的時候,男人也不能真正擁有它,因為高潮是雙方面的接觸。
.
只有當兩個人在彼此之中融合時才能擁有高潮。絕不會是一個人而另一個人不一定有——–這是不可能的事。
 
解放是可能的,射精是可能的;但高潮不可能。高潮不是解脫;高潮是一場慶典。高潮是您透過另一個人接觸到合而為一的整體。高潮永遠是神聖的——–另一個人成為您臻至神聖的門戶。
.
高潮永遠是靈性的,它與性慾完全無關。
.
認為高潮與性慾有關的人其實什麼多不懂;他們對高潮經驗一無所知。
 
高潮必然是超越一切的狂喜。
.
但一般人不知道,因為他們的接觸是出於需要,而不是沛然橫流的精力。如果您心裡想著高潮,它變成一種目的,性變成辦公事,要達到高潮就難了。
.
這是個兩難的困境:如果您以高潮為目的,因為您預期他會來臨,渴望他快點到來,以致於您不能全心全意投入,它就變的很難。您的思想在等待高潮,你想著這次不知會不會成功,恐懼就使性中心陷於癱瘓。
.
性的中心只有在沒有恐懼、對結果沒有猜疑、完全不考慮未來、所有的活動都不懷目的、當您只是嬉戲的時候才會開放。跟別人的身體嬉戲,也讓別人玩弄您的身體,這是很美的事。
 
不過是兩個身體跳舞、唱歌、擁抱、愛撫、形成一首美麗的交響曲,沒有必要想到高潮。時候到了,它自然會發生。
.
它的美就在這裡,它自然會發生。但發生與否並不重要。不要去想它。
為什麼男人和女人要用不同的技巧?   

因為他們天生不同。   

他們徹頭徹尾的不同。他們各走極端。整個的生理、心理,女性知覺的每個層次都跟男性有天壤之別——–豈止是不同,根本就是相反。
.
要學習全然不同的技巧,我強調全然不同的技巧——–但因為男人與女人住的如此之近,如此之親密,他們總是忘記彼此是不同的。   

沒有一點相像之處,這是好的,因為這樣他們才能形成一個能量的圓。他們是互補的,互相契合的天衣無縫。   

我說男人和女人是一個整體的兩個部份時,我的意思是說他們是互補的。只有在他們兩兩相對的極端接觸時,才能完成這種互補性。
.
這樣看好了,陰道是女性身體的陰極,而胸部是陽極。像一根磁鐵棒;陽極在胸部附近,陰極在陰道附近。   

男人的陰極在胸部,而陽極在陰莖。當男性和女性的胸部接觸時,陰極與陽極接觸;當兩性中心在陰蒂接觸時,陰極與陽極接觸。   

現在兩根磁鐵棒以相對的兩極都與對方的兩極接觸,就形成了一個圓—-能量可以流轉,能量可以移動。但只有當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相愛的時候,才會產生這樣的圓。   

如果您們並不相愛,那就只有性中心的接觸——–一個陽極接觸一個陰極。您們之間能量的交換只是線性的,不能構成一個圓。所以少了愛,你永遠不會覺得滿足。   

沒有愛的性變得微不足道。能量會移動,但是只循一條線——不會成為圓,只有當圓出現時您們才能合而為一,絕不提前發生。   

您們愛的很深時,胸部也會接觸,絕不提前發生。因此,性行為很簡單,愛的行動卻複雜的多。性行為很純屬生理——兩股能量接觸、擴散。所以在只有性的場合,你早晚會覺得受挫折;你浪費了能量,一無所得。   

只有在圓出現時才會有所得。   

如果完整的圓出現時,伴侶雙方都會在性行為後變得更精力充沛、更有生氣、經過充電、有更多能量在體內流轉。如果純是性行為,伴侶雙方都會覺得精力流失,暈眩。他們失去了能量,因為他們只覺得衰弱,所以緊接著就要睡一覺。   

這種「單極接觸」當中,男人的接觸比女人大。所以女人才能當妓女——因為陽極是男人而陰極是女人。能量從男人流向女人,卻不會循反方向流回來,所以女人一夜之間可有二十到三十次性行為,男人卻辦不到。   

因此在我看來,賣春是件壞事,並非因賣春本身,而是因為它不可能產生於圓。你無法充電。你只是浪費自己的精力。要是有愛,男人和女人在兩極都接觸。男人給女人的女人再將它傳回來,這是相互的、互惠的。   

男人總是喜歡立刻進入女人。他對前戲不感興趣,因為他的陽極總是躍躍欲試。但女人總是不情願在沒有前戲之下立刻開始性行為,因為他們的陰極還沒有準備好。它不可能準備好。  

除非男人從乳房開始表示對女人的愛,陰極就不會準備好。它可以屈服,但它不會參與。   

男 人認為性行為很簡單。何必浪費時間?立刻進入女人,他幾分鐘就可以完事。但女人置身事外,她沒有動情。這就是為什麼女人渴望情人撫摸他們的乳房,愛她們的 乳房——-一種深刻的渴望。只有在她們的乳房變得貯滿能量,她們磁場的另一極—–陰極—-才會有反應。然後她們才能配合,然後她們才能 參與,然後才有可能溝通——然後她們才會融化。  

前戲不可缺。   

婚姻變的枯竭,因為一開始您認識一個新的女人時,你事前會嬉玩她的身體。你不確定她是否會容許你直接進入,因此你跟她玩。你是試探,看她是否已準備好。
.
但當她成為你的妻子後,你把他視為理所當然——沒有必要了。   

妻子對他們的丈夫是如此的不滿意,並非因為男人不愛她們,而是因為他們愛的方式錯了。他們不認為女人的生存方式有何不同;他們的身體反應的方式跟他們正好相反。  

一般人很少按步就班的做愛。兩個人本來坐著,忽然之間他們就開始做愛。一切都突如其來—–這對女人而言是太突然了。  

對男人而言並不突然,因為男人的精力是一種不同的精力,而男人的快感比較局部。女人的快感比較整體性;她全身都沉浸其中。因此除非有前戲,否則女人永遠無法深入其中。   

女人保持冷漠時,男人的高潮經驗只是局部的,局限於性器官。它不會到達他的靈魂,他不會到達他的全身。他的身體的細胞和神經不會顫抖,不會舞誦。那是很貧乏的,非常貧乏。
.
那是一種解放,一種解脫,卻不是一場高潮的經驗。性很美,解脫卻很醜陋。   

當性成為大腦的活動,當性進入您的思考,它就成為快感。要知道思考不是性的中心,性不屬於思考的功能之一。但當性透過思考出現時,它就變成了快感。你可以想到性,你可以幻想性,你想的越多,你的幻想就越多,你惹來的麻煩也越大。   

這就是西方人感覺到的問題:他們對性有太多幻想。西方的性就是透過幻想,東方的性卻是透過壓抑。兩者都喪失了享受性的自然能力。   

兩者都經由不同的途徑變得病態。西方的病癥是把性幻想成生活的最終目的,東方的病癥是把性當作神人之間最美的鴻溝。
  
兩者都不是性。性既不是最終的目的,也不是最大的鴻溝。性是像飢餓口渴一樣,是一種簡單的現象。   

西方心靈還創造了另一個問題,男人必須滿足女人,女人也必須滿足男人。現在雙方面都感到困擾。   

男人因此注意女人是否得到滿足,如果她不滿足,就是他的缺陷:他不夠十足的男人。當你開始自覺不是十足的男人時,你就走錯方向了——-因難會愈來愈多。你就走錯方向了——困難會越來越多。你會開始變得忐忑不安;你會失去自信。  

女人也不斷注意她是否帶給男人滿足。如果她覺得男人不滿足,或者她覺得男人並沒有得到全世界到處宣揚的狂歡,她就認為自己失落了些什麼。   

現在雙方都感到困擾,發乎愛的美好行為就此毀滅了。這些其實都不是值得擔心的事。接著又出現了另一個問題:大家做愛做的太多了。他們幾乎把它變成了例行公事。性可以保健的觀念來自醫學界權威人士。如果你不每天做愛,就會出問題。   

現在他們說,如果你做愛次數不夠,甚至可能引發心臟病。
.
性應該是稀奇的事,像一場盛宴。它不應被當做例行公事;它不該是日常的食物。應該把它保留到難得的場合,當你真正覺得精力流暢時,當你擁有一片不同的空間時。我們該把它留做難得的食物,否則人生會變得很乏味。是嗎?就像您每天吃飯每梯天喝茶每天洗澡一樣,你也每天做愛?   

那你就會覺得它很無聊——-所有的事都一樣。   

應當只在極端強烈的欲念與激情之下做愛,否則就直截了當的說:「對不起,我沒興趣,現在不想做愛!」
  
假裝是不好的。如果你停止假裝,你會發現自己做愛的深度突飛猛進。一般人把他們所謂的做愛重複了太多次,因為他們始終不覺得滿足。   

印度最古老的性典籍毘沙延歡喜經(Vatsyayan’s“Kama Surta”)說,如果你真正狂野的做愛,一年一次足矣。   

以現代人看來簡直不可思議——–一年一次?
.
古印度人完全不受壓抑。毘沙延是全世界第一位性學專家,也是第一個把冥想帶入性的學者;他是第一個了解它最深核心的人。   

他說得對,如果真的達到頂點,一年一次也差不多夠了。它帶給您那麼大的滿足,餘味無窮,可持續數月之久。   

如果你什麼事都趕時間,在性行為上也會趕時間,因為那是「你」的習慣。一個十分在意時間的人,也會在性行為上十分匆忙——-好像時間是浪費掉了一樣。我們不但喝即溶咖啡也要求速成式的性。   

咖啡不成問題,但速成的性卻是胡鬧。這種東西根本不存在。它不會成功,也不是你能趕的來的。趕時間只會毀了它;你會錯過重點。   

享 受它,因為你會從它得到一種超越時間的永恆感。如果你趕時間,就不會獲得這種永恆感。有時會發生另一個人的能量不能使你激動的情形。要知道,他對此無能為 力,你也無能為力;該發生的事就是沒有發生。自然的過程中,一個人該去找別的能打動你的人。但社會、文化、宗教、傳統、這一切都構成阻力。   

也有時候,儘管我們不覺得被吸引,卻緊緊抓著彼此不放;這樣覺得方便、舒服。有一個你們兩個人都愛的孩子,情況會變得更複雜。但如果一直壓抑下去,你會感到憤怒。你可能會表現出來,也可能不表現,但憤怒會一直在那兒—————變成恨意。   

有時如果你刻意要勃起,你的意志反會變成阻力。   

你不能靠意志,那不是你的意志所能左右。如果你硬要左右,你會發現自己變得完全無能。一旦「有問題」的念頭在你心裡生根,你的麻煩就大了。   

沒有必要刻意去左右它。如果成功固然很好,如果勃起不成,也一樣很好。這不過表示身體在這時候沒有興趣,身體這時候不想要。身體說不要,如此而已。只要聽身體的話,隨它的意!
.
讓愛成為成特別的——它本來就不同凡響。等到正確的時刻。一般人總是選錯了時間。我觀察到:不論何時夫妻爭吵,事後他們都會做愛。他們先是發怒,互相爭執;然後他們開始為自己做的事感到愧咎。   

接著他們開始為剛才表現惡劣而憎恨自己。出於補償的心理而做愛。這幾乎已成為慣例:夫妻吵架後照例要做愛。沒有比在這總情況下做愛更大錯特錯的事了。這怎麼可能帶來滿足?  

等到正確的時刻。   

這樣的機會不多——-他們自己會出現。沒有人能控制。如果它來臨,就是神賜的禮物。
.
有一天你們會覺得精力飛揚,好像不是在地上——在飛翔。你輕飄飄的沒有重量。有一天你會覺得自己整個的開啟,你願意把一切都交給你的女人。那就是正確的一刻來臨了。   

冥想、跳舞、歌唱,讓愛在舞蹈、歌聲、冥想和祈禱中間誕生。那麼它就會有全然不同的性質——–達到神性的境界。我會教給你。   

體位與此不相干;體位沒什麼意義。  

真正重要的是態度——-是心靈的定位而不是身體的位置。舉個例子,男人在上,女人在下——男人在女人之上。這是一種自大狂的體位,因為男人總以為他比女人好,比女人優越,地位比女人高。他怎麼可能屈居女人之下?   

但 全世界的原始社會都採取女人在男人之上的體位。因此非洲人把男人在上的體位稱為「傳教士姿勢」,因為基督教的傳教士第一次到非洲時,土著根本看不懂他們在 做什麼。他們以為這樣會害死女人。男人在上的姿勢在非洲被稱為傳教士姿勢。非洲原始人認為這樣太殘暴——–男人竟然在女人上面。她比較軟弱嬌 嫩,因此她應該在男人上面。但要男人覺得他比女人低——-在她下面——-是很難的。體位可以改變,但不要對體位太計較,調整自己的想法就 行了。   

向生命力屈服,漂浮其間。有時候,只要你全心全意屈服,你的身體會自動在適當的時刻選擇正確的體位。如果伴侶雙方都深深的屈服,他們的身體就會按照需要選擇正確的體位。
.
愛你的女人,在她的溫暖之中溶解。暫時忘記快感,忘記你的理智,也忘記一切你幻想的東西。暫時在真正的女人裡面融化。   

不要在腦子預設一幅春宮畫面,不要用理智考慮快感。讓快感成為純感性的、肉感的、發自肺腑的感覺。融化在女人裡面,好像你再變回母體子宮裡的嬰兒。除非你能從心愛的人身上得知這種感受,否則你就不是真正了解心愛人。   

像一個又回到母親子宮的孩子,與她完全結為一體,讓所有的距離完全消失。在那一刻你就會知道屈服是是怎麼回事。和一個女人做愛,不要嘗試證明任何事。
.
不要嘗試證明任何事——因為你一開始嘗試證明,你得理智就界入了。在你跟一個女人做愛當中,忘記你是一個男人而她是一個女人。彼此的界限相互滲透而合為一體。不要堅持做男人,否則你會錯過交會的一點——因為男女之分會再度出現;你是男人而她是女人。   

很多人以為自己性無能,但真正性無能的人很少見。   

我很同情這種人——–因為他沒有能量可以轉化,沒有能量可供做轉化之用。他會錯過那種歡樂。他會錯過來自性的歡樂,也會錯過超越性的歡樂。他實在太可憐了。
.
但真正的性無能很少見。一百個性無能的人當中,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因為相信自己性無能才變得性無能。各種動物都有高潮——-從最小的生物以至最大的大象;牠們不擔心,因為他們不看馬斯特(Masters)和強森(Johnson)寫的書。   

他們都在享受歡樂。   

事 實上,人類是唯一會發生性無能的動物。沒有一種其他的動物會變的性無能,[因為他們根本不擔心這種事。擔心使人變的性無能。早發性射精也根本不構成性的問 題;這毋寧是一種心理上的問題。生理上而言,一點問題都沒有,不過你一心想趕快辦完事而已,就是一因為趕快才造成早發性射精。  

將近七成的西方男人有這種困擾。七成是相當可觀的多數。事實上,已有少部分人開始認為早發性射精是正常的,因為七成…一定是正常的。事實上一定是剩下的那三成有問題;所謂正常指的是一般人。七成不久會增加為八成九成……..他們的人越來越多。   

人 類歷史上,早發性射精從未像在現代西方構成這麼大的問題——在美國尤其嚴重。因為它是第一個趕時間的文明,第一次出現一個如此重視時間的文明。東 方人很少為早發性射精所苦,因為事情進展的比較慢,沒有人趕時間。時間絕對是夠的,甚至還有更多;永恆在等待你。東方人相信死後有輪迴,人可以轉世投胎, 在永恆中生生不息。  

任何認為人只有一世可活的西方觀念使人非常緊張。只能活一次?——那你應該馬上把所有的事做完,否則生命就遛走了!因此一切都得趕時間,動作要快。   

那樣的心態造成了這個問題,那樣的心態催著人凡事都要趕快。它從內心深處發號施令:快點做,加緊腳步,早點結束。   

只要這種要求趕快的熱望存在一天,以最快的速度趕辦一切就好像是生命中唯一的大事。但所有的大事都必須審慎從事,以免出錯。這樣的事需要時間,讓你慢慢達到飽和。
 
人為什麼也那麼多相互接觸的方式——同性戀、雙性戀、一對一或集體行為?  
.
人有選擇的自由。選擇能使你墜入地獄,也能使你成佛。一切都靠你自己,看你如何運用你的自由。我不過是說,如果你的生活中必須有性,你至少可以選擇你的風格,你有選擇風格的自由。   

如果你決定當笨蛋,至少你該有選擇當什麼樣的笨蛋的自由。我給你完全的自由。
.
我努力想幫助你超越性,如果你是同性戀者,你必須超越同性戀;如果你是雙性戀者,你必須超越雙性戀。還有些人兩者都不是,他們自戀,進行自體性行為。他們也必須超越這種自體性行為。   

人必須超越性,不論是什麼樣的性。因為只有超越生物的本能,你才能了解自己的靈魂。一個人找到了自己的道路、自己的風格、自己的生活後,性的問題就會霍然而癒。   

性 問題之所以一直存在是因為你的生活精力正朝一個令你不快的方向前進。就好比從事一件你非但不喜歡、而且打從心底裡厭惡的工作,這會變成一種慢性病,因為每 天你都在做同樣的一件自己討厭的工作。然後忽然之間,有一天你開始做自己喜歡做的工作,你很驚訝它給你帶來偌大的狂喜。然後一且切都源源擁至—— 愛、祈禱、冥想、親情—-所有的一切!這是我的觀察—-處理性的態度極具象徵性;你整個人生中的每一件事都從而顯現。  

性被稱為「原罪」——-其實它既不「原始」,也非「罪惡」。   

直到今天,社會一直反對性—–宗教與教會反對它——它們址製造出一種非常非常無意識的仇恨。你或許不曾意識到,你可能在心裡找不到它的蹤跡,對它一無所覺。  

它處於身體最基本的層次,純屬於感官,因為人類被教導仇視性已達數個世紀之久。這種仇恨必須解除,恨與譴責必須消除,只有在你開始學習尊敬性時,恨才可以消除。   

很多擁有充滿性壓抑的童年的人都是如此。小孩子不許—–因為社會不允許,他不能觸摸自己的性器官,他不許玩弄它。一切發生的太早,你根本不記得。   

搖籃中的嬰兒玩弄自己的性器官,母親就會過來拿開他的手。要知道這對孩子而言是一大驚嚇,他開始害怕觸摸自己的性器官。   

觸摸它是多麼的快樂啊!—–好舒服啊。孩子經由它獲得一種與性無關的高潮;它帶來高潮。觸摸和玩弄性器官是自然的本能。孩子完全不知道這有什麼不對,他還不知道罪惡感!他只是在做一件發乎自然的事。   

他一次又一次被阻止,一次一次受到譴責。他看得出母親臉上的不悅,父親臉上的不悅,漸漸能力就萎縮了,他開始恐懼。   

性能力約在十八歲時達到巔峰。男人從未有如此強壯的精力,女人將滿十八歲的時候,享受性高潮的能力同樣達到最高點。   

但我們嚴禁他們做愛。我們強迫男孩子住在男生宿舍裡。男孩和女孩在警察、官員、校長、老師、舍監嚴密防守下,壁壘分明,不得擅越雷池一步。他們毫不讓步的阻擋在中間,不許男孩向女孩接近,也不許女孩向男孩靠近。   

為 什麼?為什麼如此小提大作?他們想閹割一頭兇猛的公牛。所謂「生命的真相」不過是一種刻意美化的說法,它不過用來掩飾一個很簡單的事實——-不許 提起性。他們甚至不願意使用「性」這個自眼,因此編出一個暗號:「生命的真相」。生命的什麼真相?就是絕口不提性嗎?人類的過去一直容忍這個謊言存在。
.
孩 子早晚會發現——-事實上他們老早就發現了。但他們是經由一個錯誤的方式發現,因為沒有適當的人願意教授導他們,他們只得靠自己摸索。他們搜集線 索,他們成了偷窺狂——你們要為他們落到偷窺狂的地步負全責。他們從錯誤的來源,從邪惡的人那兒蒐集情報。因為性在它正常的部分遭受到壓抑,它就 從腦袋裡擁出來,造成了春宮。  

這有很多重的危險。其中之一是:如果你對春宮過於著迷———這是全世界都有 的現象——真正的女人就此失去了吸引力,真正的男人也失去了吸引力。接著就會發生一件嚴重的問題,你的幻想需要你在花花公子雜誌裡看到的那個女人 才能滿足,但你找不到那樣的女人———不論你找到誰,她都有缺點。現在什麼都滿足不了你。漸漸的,漸漸的,現實就變得不真實,而假象確變得愈 來愈真實。   

壓抑性的男人可以當個好軍人,因為他有精力,而且他渴望進入別人的身體。刺刀不過是性器官的象徵。殺人是一件猥褻的事—–你可知道?在我看來,暴力是世間唯一的猥褻。   

插進女人的身體是一件絕美的事,讓一個男人的身體插入—–美妙無比。但是一把刺刀?———-太醜陋了。如果你壓抑性,你就能成為一個好軍人。所以所有的軍隊都壓抑性,壓抑性最厲害的軍隊將成為最強大的軍隊。  

達到高潮就是失去控制的能力。你可以永遠的控制,坐在自己的精力之上,控制住它……..「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這是對的,那是錯的。」你一直在那麼做,禁止,壓抑。  

你只許到某個限度,再過去就危險了,只准適可而止。那麼你怎麼能有高潮呢?如果你做別的事不能有高潮,性方面當場不可能達到高潮。如果你發怒時能控制自己,你在性方面就不會有高潮。  

唯有你發怒達到高潮,才能在性方面也達到高潮,人是完整的一體,如果你沒法子大發雷霆,又怎麼可能全心全意去愛?不可能的。  

一個自然的人所有感情方面都會達到高潮。   

我們壓抑動作。尤其全世界都壓抑女人在做愛時移動或扭動。他們像死屍一樣靜臥不動。你對她們採取行動,她們不對你採取任何行動。她們是全然被動的伴侶。   

為什麼這樣?為什麼全世界的男人都這樣壓抑女人?   

因為恐懼——因為一旦女人的身體著了魔,男人就很難滿足她;因為女人能有連續性高潮,男人確不能。女人至少能有三次連續性高潮,男人卻只能有一次。男人的高潮會使女人更興奮,渴望進一步的高潮。   

那真太困難了。那該怎麼辦呢?她立刻需要另一個男人,但集體性行為是項禁忌。
我們在全世界建立了一夫一妻制的社會。我們似乎覺得壓抑女人是好的。因此真的有八成到九成的女人從不知道高潮是怎麼回事。她們會生孩子,那是另一回事;她們能帶給男人滿足,那也是另外一回事。   

但她們自己卻永遠不滿足。因此如果你發現全世界的女人都在受苦受難——–悲傷、痛苦、沮喪——-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她們的基本需求得不到滿足。   

吃喝能帶給你性的愉悅,因為性中心和嘴巴是連結在一起的。所以接吻才是那麼性感的一件事。除此之外還有什麼理由可以解釋?如果你熱烈的吻一個人,你立刻會覺醒性欲高漲。  

你問為什麼?——–你想嘴巴和性器官距離那麼遠?事實不然,它們相接,它們是同一種能量的兩極。因此當性的一極感到饑渴時,全部的能量都擁向口腔,你會吃的更多,嚼口香糖或其他的東西。再不然的話,你會不斷的講話,讓嘴巴不斷的運動。因此之故,有些人會一整天說個不停。甚至白天還不夠,如果你晚上還坐在他們身旁觀察,你會發現他們還在說話。   

如果能量的一極被堵塞,另一極就必須發動,因為能量必須發散,你不能把它封閉在體內。如果性能量運行流暢,一切都毫無阻滯,一切都和諧無間。你就能保持良好狀況,達到某種平衡。  

一旦性能量被堵在某處,體內各處都受到影響。它們自然而然先湧向頭部,因為性器官和頭部恰為兩極——兩者是相對的。漸漸的,性衝動轉變進入更高的層次。你變得更有創造力——你開始創造—–繪畫、寫詩、演變樂器等。   

這不叫壓抑……這是表現。   

西方尤其是在佛洛依德開啟了心理學的奧秘後,把性視為生命的同義字,堅持人要始終有「性趣」的觀念就興起了。即使你已七老八十,還是該對性感興趣。如果你失去「性趣」,就等於失去生趣,那麼就不再有需要你,你已經老朽無用。性與生命具有相同意義的觀念根本無憑無據。  

性與生命在某些階段確實具有相同的意義。它們在兒童時期不具有相同意義;但在青壯時期,它們是同義的;而到了老年,它們又不具相同意義了。老年有它獨特的美,它獨具的寶藏,正如同青春擁有它獨特的美與寶藏一樣。   

十四歲時性已成熟。從出生到性需要十四年。人生的另一個盡頭也完全相同。從性到死亡也需要十四年。   

因此如果你六十五歲,「性趣」自然而然的慢慢消褪—太棒了,好得很!!現在,如果你要為另一場旅程做準備,渡向彼岸,你可能只剩十四、五年的光陰。八十歲時你將不在人世。
.
性的撤退給你暗示——-為死亡預備的新開始。總有一天你要超越性,但一定要經過性才能達到超越,如果你進入的方式就錯了,達到超越的境界將格外困難。  

因此,過程本身就是超越的一部份。如果性只是體內一股無意識的機械化衝動,它就是錯誤的。記住,性本身沒有錯,錯在機械化。如果你能把智慧的光帶進性行為,這種光就能改變它。它不再只是性而已—–它成為截然不同的東西,不同到西方人根本沒有詞彙足以表達它。  

印度人為它取了個名字:譚崔 (Tantra)。西方人卻無以名之。當我們以智慧為軛,把性秀結合在一起時,就產生了一種全新的能量—這種能量叫譚崔。   

如果你太重視技巧,你會錯失譚崔的秘密。譚崔清靜無為,絕對不能牽涉到技巧。你可以學習技巧—–你可以學習某種技巧使性交延長。如果你以非常非常緩慢的速度呼吸,如果你一點也不趕忙的呼吸,性交就能一直持續。   

但如果你刻意控制,性就不會進入狂野而天真的境界。它不會成為一種冥想,而完全出於理智。真正的譚崔不是技巧,而是愛;不是技巧;而是祈禱;不以理智為中心,而是發乎內心的鬆弛。譚崔的性交可以持續好幾個小時。   

我 們要進入一種完全靠我們的直覺、不滲一點理智的境界,使我們與最高的自然合為一體——女人消失無蹤,成為通往永恆的一道門戶。這是譚崔對性的定 義:回歸到純然的天真,純然的合為一體。譚崔帶給你至高無上的鬆馳,使你獲益無窮。性伴侶交換生命的能量,融化在彼此之中。  

他們形成一個圓,他們的能量循著一個永無盡頭的圓運動。他們互給對方生命,新的生命。能量不會因而損失,相反的,能量會逐漸增加,因為經由與異性接觸,你的每個細胞都受到挑逗,變得興奮。   

如果你沉浸在這種興奮的感覺之中,不急於把它導向巔峰,如果你在開始的階段留連,而不一下子變得太熱烈,只保持溫暖的感覺,讓雙方的「溫暖」接觸,你們就可以持續很常很常的時間。不要射精,不要把能量放出來,讓它變成一種靜心,經由它你們會成為一體。   

有兩種高潮,兩種類型。   

一種大家都已經知道,你到達亢奮的巔峰,然後就再也不能前進。結束了。譚崔卻以另一種高潮為中心。如果我們稱第一種高潮為中心。
.
如 果我們稱第一種高潮為巔峰式高潮,譚崔的高潮就是深谷式高潮。你不會從而到達亢奮的峰頂,而是到達鬆弛的最深最深的谷底。兩者都必須從亢奮開始。因此我說 兩者開始時是一模一樣的,但結局卻截然不同。首先,亢奮之感必須非常強烈——越來越強烈。你必須在這種亢奮中擴張,你必須幫助它到達巔峰。   

其次,亢奮不過是開始。一旦男主角進入,男女雙方就該放鬆。不需要動作。他們可以放鬆而滿懷愛意的擁抱在一起。只有當男人或女人開始感覺勃起即將消失時,才可以有輕微的動作或挑逗。但目的一達就該恢復放鬆的狀態。   

你們可以使這樣的擁抱持續數小時而不射精,然後一塊兒沉沉睡去。這樣—–就是這樣—–就構成深谷式高潮。雙方都放鬆,他們以兩個放鬆的個人而接觸。   

一般的性高潮看起來像神經病,譚崔高潮卻是一種既深沉又鬆弛的冥思。你可以隨心所欲的沉浸其中,因為能量完全不慮流失。相反的,你會從中獲得能量。只要相反的兩極接觸,能量就會源源不斷得誕生。   

譚崔式的愛可供你盡情享受,一般的性卻必須有節制,因為它會剝奪你的精力,身體必須經過修養才能復元。精力恢復快,你會再度失去它。
.
當我說「性行為時」時,聽起來似乎是必須花力氣去做的一件事。  

事實不然!   

只 要一直在玩耍,連想都不要去想性行為。它可能會發生,也可能不會發生。如果在單純的玩耍中發生,它會使你更容易進入深谷。如果你一直記掛它,那麼就是你在 誘導他:你在跟心愛的人玩耍,可是你心裡想的是性,那麼玩耍不過是個假動作。你人在此刻,心卻已進跳入未來,這樣的的心思只會朝未來發展。   

只是玩耍就夠了。忘掉性行為。他會發生的。到時讓它發生就好,那樣才特別容易放鬆。它發生的時候也只是放鬆就夠了。依偎在一起。全心全意相互廝守,並因而感到快樂。   

性行為分為兩部分——開始和結束。停留在開始的階段。開始的時候比較放鬆而溫暖。千萬不要急著步入結束。把結束的事完全忘掉。   

如何停留在開始階段呢?有好幾個訣竅:第一,不要把性行為當作通往任何地方的手段。根本不要把它當作手段,它本身就是目標。它沒有目標可言;它絕不是手段。  

其次,不要想到未來,讓自己留在現在。如果你在性行為開始的階段就無法停留到現在,那麼你永遠不可能置身於現在;因為這種行為本身的特色就是你必須處在現在。
.
停留在現在。
.
停留在這一刻,不要想到任何地方去,讓自己融化。性行為當中,閉上眼睛。感覺對方的身體,感覺對方的能量流向你,包圍你,在其中融化,該來的一定會來的。
繼續保持放鬆、放鬆、放鬆,即使不射精也不代表出了問題。一點問題都沒有!不要以為自己做錯過什麼;什麼都不會錯過的。   

深谷出現之前,你會覺得好像錯過了什麼,但這不過是種舊習慣罷了。只要等一段時間,一個月或三個星期,深谷就會開始出現。深谷一旦出現之後,你就會完全忘記巔峰了。  

巔峰相形之下遜色太多了。但你必須等待,不要勉強,不要試圖控制它。只要放鬆就夠了。  

跟心愛的人如此的擁抱,如此深刻的溝通—–你的感官會像樹樹葉般顫動,讓自己加入這樣的顫動。一般人甚至變得恐懼,做愛之中不敢讓身體動的太劇烈,因為身體運動太過度,因性行為就會散部到全身各處。如果它集中於性中心,你就可以控制它。理智能繼續掌握一切。  

當它們散佈到全身,你就無法再加以控制。你會開始發抖,你會開始尖叫。一旦身體取得控制權,你就無法再控制自己的身體。   

強風吹起,樹木就會不斷顫動。甚至樹根也被撼動,每一片樹葉都顫動不已。就讓自己像一棵樹,一陣強風平地而起。性正是一陣強風——強大無比的能量自你身上吹過。  

顫抖吧!震動吧!讓全身的每個細胞都舞蹈。心愛的人也同時在舞蹈,每個細胞都在震動。只有這一刻你們雙方接觸,這一刻你們的接觸不是出於理智。這是你們生命能量的接觸。  

加入這場震顫,震顫時不可高高在上,不可以旁觀者自居,因為理智始終是旁觀者。不可置身局外!你是成為顫動的一份子;忘懷一切,與顫動合而為一。顫動的不是你的身體,而是你自己,整個的你。你變成了顫動本身。   

你們不再是兩個身體,兩種心靈。  
.
開始的時候有兩股顫動的能量,結束時成為一個圓—–不再分二。儘管在性行為中動作,盡情的運動,不要省略任何一步。
  
完完全全什麼都不想。   

只有在這一刻,你會發現自己與某人已經合而為一。這種合而為一體可以從性伴侶身上抽離出來,擴散到整個宇宙之中。你可以跟樹木、月亮、任何東西發生性行為。
.
一旦你學會如何創造這個圓,你就能跟任何東西—–甚至「空」—–合力創造這個圓。你可以在自己本身之內創造這個圓,因為男人既是男人也是女人,因為女人既是女人也是男人。   

你兩者兼備,因為你是男人與女人結合所生。你是男人與女人共同的創作品,因為你是一半一半。你把所有的一切都忘記,圓就從你裡面創造出來。  

一 旦圓從你裡面創造出來,你的內在會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只有在這樣一個圓創造之後,才能達到真正的禁欲。當這樣的一個圓在你裡面創造出來以後,你就自由了。 經驗過一場譚崔式的性,你獲得提升,而不是墮落。你自覺充滿了能量,更多的生命力,更活躍,更滿心喜悅。它帶來的狂喜可持續數小時,甚至數日之久。看你進 入多深而定。   

一次譚崔式的性經驗可使感覺鬆弛好多天—–輕快舒適,擺脫一切暴力、憤怒、沮喪。譚崔說,如果你在靜心中動作,性會完全消失無形;它可能全然消失無蹤。  

全部的能量由位居較高處的中心吸收,而你的身體有很多個中心。性器官是最低的一個中心,人存在於較低的中心。越多居於較高處的中心。越多能量往高處移動,越多居於較高處的中心就開始興旺。   

當同樣的能量湧到心裡,它就成為愛。   

當同樣的能量來到更高處,新的空間與新的經驗就開始發展。當同樣的能量到達最高點,你身體的頂點,它就來到了譚崔所謂的「天靈」。性器官是最低的中心,天靈是最高的中心,性的能量在兩者之間運動,它從性中心釋放出來。   

當它從性中心釋放出來的時候,你成為繁殖其他人類的「因」。但是當相同的能量從天靈釋放出來的時候,它從頭頂進入宇宙,你為自己帶來了新生命。 
.
這同樣是繁殖,但不是生物性的,它是一種生物性的,它是一種精神的繁殖。你從中獲得再生。印度人把這種人稱為「重生者」(檀惠吉)。  
.
現 在他已賦予自己新生命。譚崔不是教你如何進行性行為。它只是告訴你,性可以成為幸福的來源。你一旦得知這種幸福,就能繼續向前探索,因為從此時開始你立足 於現實之中。一個人不可能永遠停留在性之中,但你可以用性作為一個跳板。這正是譚崔的本意:你可以用性作為一個跳板。   

你一旦了解性的狂喜,你就會懂得神秘主義者談論的事——更大的高潮,宇宙的高潮。討論譚崔的書很多,但它們所談的都是技巧。真正的譚崔跟技巧一點關係都沒有。真正的譚崔不能形諸文字,你一定要攝取它。   

直到目前為止,全人類都對性懷有成見,如果我們不改變整個的心態,情況就不可能改變。直到目前為止,心態一直是壓抑—-放縱、放縱—–壓抑,在兩者之間循環不已。我們必須在正中間停止。你可曾試過使鐘擺在正中間停止擺動?發生什麼事?鐘停止了。時間停止了。
.
這 就是我努力要做到的事。我不要你放縱,也不要你壓抑。我希望你剛好在中間平衡。只有在中間才有可能超越。沒有必要只把性當作生殖的手段。任何一種創造都會 用到性。正因如此,偉大的詩人或偉大的的畫家可能沒有那麼強烈的性衝動。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創造了更偉大的東西,他的需求已得到滿足。   

佛陀不是畫家、不是音樂家、也不是詩人,但他也超越了性。他是怎麼辦到的?最高的創造是自我的創造,最高的創造是內在創造完整的自覺,在內在創造一個整體,一個統一與和諧。這就是巔峰,喜瑪拉雅山的絕頂。   

佛陀就位於這絕頂;他創造了他自己。   

性的三種基本元素使你進入幸福的一刻。首先是永恆性:你完全超越了時間。不再有時間。你渾忘時間;時間對你而言不再存在。不是時間不再存在,而是它對你而言不再存在;你已跳出了時間。   

其次,你在性當中會初次失去自我意識;你變得沒有自我意識;你不是你,別人也不是別人。你和心愛的人都在另外一種東西裡迷失了。   

第三,你在性當中初次與自然合一。你成為自然的一部份—–樹的一部份,動物的一部份,星宿的一部份——一個部份!你沉浸在一個更大的整體當中——-宇宙、道。  

你甚至不能在其中游泳;辦不到。你只是漂浮—讓潮流帶著你。就是這三種東西帶給你狂喜。性不過是這樣的事情自然發生的一種過程。   

一旦你得知這些元素,感覺到這些元素,你就能不經過性自行創造這些元素。   

所有的靜心基本上都是不經過性而產生的性經驗。但你必須先經過性。它必須成為你的經驗的一部份:它不可以停留在感官、觀念或思考的層次上。
.
你 的性能量是你靜心的營養料。在性的泥沼中將開出冥思的白蓮。絕對不要壓抑它。絕對不要跟它做對;相反的,以無比的清明與愛深入其中。像一個探險者出發吧! 探索性的每一個細微末節,你會驚訝、變得更充實、從中獲益匪淺。了解自己的性,有一天你會碰到自己的靈魂。然後你就自由了。未來的性觀念將完全改變。   

它會更好玩、更快樂、更友善,更像一場遊戲而不像過去那樣是一本正經的「辦事」。性只是開始,不是結束。   

但如果你錯過開始,你一定也會錯過結束。

轉貼: Return Home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無拘束的愛;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


Stone IP 目前是自由撰稿工作者 + 社群網站經營,曾經於 Engadget 中文版工作八年之久,職至高級編輯。文章撰寫以貼近生活為主,內容以科技網絡與旅遊紀錄較多。此博客瀏覽量已超越達到 1,300 萬。